中新網9月1日電日本新華僑報8月31日文章稱,日本第32屆首相廣田弘毅,是在遠東國際法庭上被判處絞刑的七名甲級戰犯里唯一的一名文官。在判決下來後,有幾十萬日本國民為其署名要求減刑。
  文章摘編如下:
  廣田弘毅原名廣田丈太郎,受1895年甲午戰爭後“三國干涉還遼”事件觸動,他認為日本到嘴的肥肉——遼東半島又被俄、德、法列強們搶走,是因為日本外交過於弱勢,就下決心要做一名外交官,並取《論語•泰伯章》里的“士不可以不弘毅”,為自己改名為廣田弘毅。當時,日本社會不允許隨便改名,他為此還專門入了僧籍,在禪宗寺院住了一年。
  大學畢業後的廣田弘毅在去韓國總監府就任前,拒絕了原外務大臣加藤高明為他介紹的和三菱財團大小姐的婚事,選擇同在寄宿時認識的月成靜子結婚。
  廣田弘毅被判死刑前,夫人靜子去探監,回來後同兒女閑聊,談到乃木希典夫妻的殉情時,靜子說:“要是我,我願意先死。”四天后,她自殺了。1948年12月23日,廣田弘毅也走上了絞刑架。在廣田弘毅被絞死的7年後,也就是1955年,日本厚生省將7名甲級戰犯的“遺骨”還給他們的遺族,但只有廣田家最“奇葩”,他們拒絕接受遺骨。廣田弘毅的孫子廣田弘太郎更是個“異類”,他要求將爺爺遷出靖國神社。
  弘太郎的父親弘雄,是廣田弘毅的長子。戰前在橫濱正金銀行工作,1938年被調到中國大連,妻子與兒子同去。1940年,全家搬進天津的德國租借地居住,弘太郎每天坐人力車前往幼兒園。1944年,全家搬到北京,1945年4月,弘太郎進入了小學。4個月後,日本宣佈戰敗。
  1946年3月,廣田一家從中國的天津港回到了山口縣仙崎港,由於日本國內盛傳東京已經被燒成一片焦土,因此全家做上火車去了神奈川縣鵠沼的別墅。在那個時候,廣田弘毅已經被關進了巢鴨監獄。在弘太郎舅舅的幫助下,一家又回到了東京都世田谷,弘太郎作為插班生進入世田谷小學二年級。
  在學校里,大家都知道弘太郎是日本甲級戰犯廣田弘毅的孫子,但據弘太郎回憶,他並沒有因此受到過欺負。“當時日本社會對甲級戰犯的認識是,那是美國給定的罪。而且戰犯也不能一概而論,並非所有的戰犯都是壞人,那些戰犯是軍人,而我爺爺不是。當時大家對我還是同情的成分比較多,大人們也都還記得爺爺戰前的言行。”
  小學五年級時,弘太郎轉學到東京教育大學附屬小學,後繼續升附屬初中、高中,考入慶應義塾大學經濟學部,畢業後到三菱商事工作。1978年,弘太郎第一次知道自己的爺爺和其他甲級戰犯一起,被放入了靖國神社裡合祀。對此,他很是憤慨,“靖國神社和厚生省都沒有通知過我們,而且我們也從來沒同意過合祀。”
  對於父親拒絕接受爺爺遺骨一事,弘太郎是這樣解釋的。“所謂的遺骨,其實就是七個人在橫濱久保山火葬場火化後,被美軍混在一起倒進了垃圾場的骨灰。普通人的遺骨,都是一人一份裝在骨灰盒裡的,但厚生省給我們的,是混在一起,我不想要那些根本就不知道是誰的骨頭的東西,也不為能拿回爺爺遺骨感到高興。這也是我父親和叔叔一致的意見。”
  2006年,弘太郎在接受《朝日新聞》的採訪時提出,希望能將爺爺分祀。“我偶爾也會去靖國神社,但不是去那裡祭拜爺爺。如果靖國神社能取消合祀,我會非常感激的。”
  2013年4月,弘太郎再次提出希望取消靖國神社合祀。“靖國神社是祭祀戰死的軍人和軍隊相關人員的地方,在我們廣田家看來,廣田弘毅不是軍人,也不是戰死者,沒有被合祀的資格,而且我們也討厭將將爺爺和軍人合祀在一起。爺爺因為軍人的事情沒少傷腦筋,還受到過軍人的迫害,對於戰爭的看法也和軍人完全不同,但沒料到最後竟然是和軍人一起接受了審判,這也是不得已的,所以我們真的很討厭把爺爺和軍人合祀在一起,不想被當成同犯。”
  而同為甲級戰犯後代的東條英機的孫女東條由布子則反覆強調,“東條英機是遠東軍事法庭的不正當判決的犧牲者,應該被作為英靈祭祀在靖國神社,絕對不允許分祀。”
  靖國神社方面的立場則是,“靖國神社不論遺族是否同意,都不會分祀的。”(蔣豐)  (原標題:日媒:日本甲級戰犯廣田弘毅後代今何在)
創作者介紹

林曉培

dv18dvpa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