昨日,北京語言大學迎來近3000名外籍留學生。一位留學生在向志願者咨詢如何辦理入學手續。新京報實習生 彭子洋 攝
徐路橋(左)和周裕人(右)在北師大軍訓上合影。新京報見習記者 賈世煜 攝
  新京報訊 (記者許路陽) 昨日,為期3天的北京語言大學國際學生迎新正式開始,今年這個被譽為“小聯合國”的高校,錄取了來自140個國家及地區的1600餘名長期生和千餘名短期生。
  其中,部分來自埃博拉疫情主災區西非五國的新生已陸續完成報到手續,目前被集中安置在宿舍區自我觀察。
  入學先領私人定製“大禮包”
  國際學生迎新報到的第一站是總服務台,那裡,每位同學都拿到了一份精心準備的超級新生大禮包,內含13種迎新材料,均是針對每位同學的國籍與學生類別的私人定製。
  其中,不僅有國際學生母語印刷的新生手冊、獎學金手冊、新生註冊表、報到流程圖,更有為了方便同學們衣食住行新增的中英雙語北語生活指南、北京市和北語校園地圖。
  而整個迎新過程中,國際學生還可隨時向身邊的中外志願者進行求助。埃及留學生馨月(音)已經學習7年漢語,今年,以阿拉伯語為母語的她作為志願者,為阿拉伯語系新生提供面對面幫助。
  遇到有特殊困難的新生,馨月等志願者還會主動留下自己的聯絡方式,以備不時之需。
  西非五國留學生將有專人照顧
  今年北語國際新生共來自140個國家及地區,活脫脫一個小聯合國。北語學生處國際學生辦公室管理老師王東玲介紹,這些國際學生中有1600餘名長期生,均為學習時間超過一年以上的進修生以及學歷生(本、碩、博),短期生1000餘名,均為半年以下的語言生。
  來自被埃博拉病毒侵擾的西非五國留學生也已陸續入學。
  如何安置他們?王東玲說,學校已根據報名情況提前通知他們報到。8月底,這些地區的新生和老生陸續來到北語後,已單獨完成報到手續,被校方集中安置在學生宿舍的一個區域。
  “不能說是個例,算是自我觀察,時間在20天左右。”王東玲說,學校也已安排專門的宿舍管理人員對接他們的生活事務,為他們準備必備的生活用品。
  ■ 人物

  “00”後小伙伴 同入一所大學
  兩人來自北京八中少年班,共同考入北師大;自稱對大學生活無顧慮,不想被關註
  新京報訊 (見習記者 賈世煜 記者 劉珍妮)北京師範大學2014級迎來了兩名“00後”,其中一位被錄取至該校經管學院國際經貿專業,另一位則是在理科實驗班,其中年齡最小者出生於2001年1月。
  與其他“00後”一樣,他們的年齡成為人們關註的焦點,但是這兩位“小朋友”對自己的大學生活卻沒有太多顧慮,覺得自己和其他大學生一樣,不想被過多關註。
  談志願

  一個學管理 一個愛數學
  今年,13歲的周裕人和14歲的徐路橋參加了北京市高考,並分別以665分和676分的成績考入北京師範大學。8月25日,在父母的陪同下,周裕人與徐路橋來到北京師範大學報到。
  事實上,在進入北京師範大學前,周裕人的高考錄取之路上還有一段小插曲。“我的第一志願是清華大學。”周裕人說,因為高考成績與清華的分數線差了20分,便選擇了“感覺挺好”的北師大。根據自己的意願,周裕人選擇了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的國際經貿專業。他說,在高考與專業選擇上,父母充分尊重自己的意願。
  喜歡數學的徐路橋則選擇了北京師範大學的理科實驗班,在他看來,在大學學習數學等基礎知識,可以為日後的學習和研究打下基礎。
  “我肯定要讀研的,想去美國排名前十的大學學習金融或者計算機。”徐路橋說,他覺得美國是一個充滿機遇的地方。與徐路橋一樣,周裕人也希望日後能夠出國留學。
  談校園生活

  “軍訓很輕鬆 不想被關註”
  昨日,15時許,酷熱的太陽下,北京師範大學新生在順義軍訓基地進行訓練。軍訓間歇,周裕人、徐路橋與同學坐在一起,邊聊邊笑。此時,兩人已經和大他們四五歲的同學們一起進行了8天的軍訓。
  “不累。”談及軍訓,個頭1米75的周裕人顯得很輕鬆。體重只有80多斤的徐路橋也表示,可以承受目前的訓練強度。
  和同學們已經相處了8天,他們一直試圖迴避自己的年齡,希望儘快融入到集體中去。然而,“幾乎每個人和我見面時,都要問一下年齡。”這讓周裕人和徐路橋多多少少感到一些不舒服。
  徐路橋說,其實我們只是生理年齡小一點,學習、自我約束等方面的能力不比別人差,不想受到過多關註。
  【揭秘】

  “神童”出自少年班
  進入大學之前,周裕人和徐路橋便早已熟識。
  那是2010年的時候,還在小學四年級的兩人雙雙考入北京八中少年班。那一次,全北京共有1700多人參加考試,主要考語文、數學、思維等科目。經過層層篩選,最終有24人就讀少年班。
  同樣就讀少年班的周裕人和徐路橋均表示,將8年的課程用4年的時間來完成,免去了小升初與初升高的兩個環節,節省了大量本應用於應試教育的時間。
  周裕人介紹說,在他們的學習中,一些初中課程被跳過。在他看來,正統的中學教育,往往因為過分重視考試,而安排了許多沒有必要學習的知識。
  談及少年班的學習和生活,兩人表示,並不像外界想象的那麼累。“我一般早上七點起床,晚上10點睡覺。”周裕人說,少年班的作業相對少一些,睡眠時間基本上都能保證在八九個小時。
  【盤點】

  今年上大學的那些00後
  ●清華1名 清華大學2014級新生中,第一次出現了“00後”,出生於2001年1月,來自北京,被錄取至計算機系。
  ●南大1名 南京大學的李悅文來自安徽,出生於2000年。李悅文4歲上學,8歲便小學畢業。
  ●中青院1名 中國青年政治學院2014級新生中,迎來了出生於2000年9月6日的黑龍江小姑娘。再過一周她才滿14周歲。
  ●中科大4名 中科大今年迎來了4名“00後”大學生:最小的是來自黑龍江五常市高級中學的紀元。該校招辦老師說,這些孩子在智商、成績方面都異於常人。
  ●東南大學3名 東南大學,有3名“00後”,為兩男一女,其中年齡最小者2001年6月出生。東南大學的少年班共錄取了來自8個省市的25名學生,由於人數多了,所以獨立成班。
  新京報見習記者 郭永芳 劉素宏
(原標題:埃博拉疫區留學生入校先“隔離”)
(編輯:SN091)
創作者介紹

林曉培

dv18dvpax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